<noframes id="7x7rl">
    <address id="7x7rl"><nobr id="7x7rl"><meter id="7x7r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7x7rl"><address id="7x7rl"><listing id="7x7rl"></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7x7rl"></form>
      <address id="7x7rl"><address id="7x7rl"></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7x7rl"></address>
      <address id="7x7rl"><listing id="7x7rl"></listing></address>
      今天是
      天氣預報:
      從木蘭溪到巴生谷 ——記馬來西亞僑賢張金釵和他的兒子們
      【發布日期:2020-11-04】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楊雪帆

      張德明先生與家人合影

       

      張德明先生與侄女張麗娟合影

       

      避劫遇劫

       

      家,是人生開始的地方。回家的路和離家的路,是那么不同。

      熟悉的天空,熟悉的山水村落,熟悉的綠樹紅墻。經歷了生命的千山萬水,游子歸來,鄉音依然未改。

      張金釵帶著德麟、德明兩個年幼的兒子,回到了木蘭溪畔柳園的家。雖然不像人們期待的那樣,成為富甲一方的大商人,但總算從南洋賺回了一把銀兩。他盤算著,用這些積蓄在楓亭開一家商號,養活一家老小,安貧守拙,地久天長,重過以往的平靜鄉村生活,再不奔波走番了。

      與親人團聚,是張金釵一生中最快樂溫馨、最值得回憶的時光。可是,人生充滿了不確定性,家山并沒有他想象得那么安穩與寧靜。20世紀40年代的中國東南沿海,經歷了內憂外患,社會動蕩,地方不靖,匪亂連連。遠在天邊海角的彈丸小城莆田也未能幸免。張金釵還沒有完全從回家的喜悅中走出來,就遭到一記沉重的打擊:他的全部家當,被土匪洗劫一空。

      原為避劫回國,卻在家門口遇劫,飛來橫禍擊碎了張金釵苦心經營的家園夢。

      十年辛苦,一朝化為烏有,張金釵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復。

       

      再下南洋

       

      生活的舉步維艱,逼迫他放棄了留在故土的打算。

      1949年,他籌足路費,攜眷南渡,帶著孩子們第二次來到吉隆坡。

      此時馬來西亞正在重建之中,加寬馬路、疏浚河溝、增立商店、筑造住宅、建設公共設施……亟需能埋頭苦干、有創新能力的商人來協助建設這個國家。

      張金釵舉家搬回半山芭,赤手空拳,自力更生,重整商務,再度啟用美興商號,經營腳車及兒童車。由于有之前打下的基礎,加上他待客熱忱、真誠,克勤克儉,業務蒸蒸日上。他制造的兒童木馬車,物美價廉,暢銷全馬。

       

      與電器結緣

       

      20世紀50年代,電器工業開始登上東南亞的歷史舞臺。尤其是汽車業的發展,對傳統的腳車店形成了沖擊。

      張金釵意識到,傳統腳車被逐漸取代只是早晚的事,商鋪必須轉型,但如何轉型,并非那么簡單。

      在腳車生意面臨巨大挑戰之際,張德麟搬了張帆布床,來到父親的腳車店當學徒。

      張德麟秉性聰慧,初中一年級未念完,就輟學佐父經商。學徒工干的是重體力活,白天,張德麟幫助父親修腳車,還收購破銅爛鐵,背到陸佑路及陳秀蓮路的鐵廠去賣。夜晚,張德麟躺在帆布床上守店。

      十五歲那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張德麟取得了GEC出品的Genalex收音機的代理權。除了提貨不用錢外,GEC的代表還教給他如何做分期付款生意,并墊款為他裝修店面。這樣,盡管張德麟對電器一竅不通,且連26個英文字母也背不全,甚至不會開發票,他還是開始了電器買賣。

      張德麟把父親腳車鋪的半間改為電器店,這一轉變,使他的一生與電器結下了不解之緣。

      在代理Genalex收音機后不久,菲立士、那申紐和聲寶牌的銷售代表也聞風而至,紛紛將電器產品交托給美興代售。張金釵父子從此賣起各種品牌的家用電器,逐漸成為吉隆坡著名的家電商。

       

      深山伐木

       

      1965年,26歲的張德麟大展拳腳,與友人合資搞錫礦。兩年后,又與人合作伐木業,到新古毛山中開發木山。

      張德麟憑一臺以分期付款方式向合順公司購買的拖拉機,帶著他那班工友南征北伐。從新古毛到金馬侖,從甘文挽到北根和文冬等,足跡遍及雪蘭莪州各林區,木頭的生意越做越大。他與表哥許金福兩人幾乎控制了雪蘭莪的桐木價格。

      在競爭激烈的商場上,光有努力和運氣是永遠不夠的,還得有一雙預見未來的慧眼。張金釵父子的精明敏銳和遠見卓識,深受馬來亞同行的推崇,巴生谷土地收購案,證明了張氏父子前瞻性的商業意識和戰略眼光。1969年,不少吉隆坡商人急于拋售巴生谷荒涼山丘的地皮,農民出身的張金釵,對土地有深厚的感情,非常重視土地的經濟價值。得益于馬來政府對土地的開放政策,張氏父子看準時機,當機立斷,大膽買進,購置了大片荒地,幾乎是有地就買,使美興公司在巴生谷擁有了不可估量的財富,為一個商業王國的發展寫下了關鍵的伏筆。

      70年代初,張德麟與時任雪州大臣之子阿都馬力何墨克的女友合作,在雪州取得了可供開采10年的伐木芭地。他一邊伐木,一邊用從木山獲得的利潤,在巴生谷一帶繼續購進地皮,并與馬來人合作申請國有土地去發展房地產業。

       

      漸入佳境

       

      一個人做事,功不在速成,而在持久;志不圖銳進,而在堅定。

      經過40多年的苦心經營,張氏家族兩代人,把一間簡單的腳車店,發展成一家極具競爭力的集團公司。次子張德麟、三子張德明憑借出色的能力、經驗、人脈,從馬來西亞的華人社會脫穎而出,成為南洋工商界巨子,獲得無數榮譽。老五張德龍、老六張德來也不負所望,皆從英國留學歸來,學養豐厚,學有專長,能力亦強,大有青出于藍之勢。

      張金釵白手起家,有著典型意義,他與子女和馬來西亞的華人兄弟一道,用勤勞和汗水參與到居住國的開發建設中,極大地改變了當地面貌。發跡后落地生根,開枝散葉,瓜瓞綿綿,子孫興旺,與當地人民和睦相處,與居住國命運共沉浮,對馬來西亞的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貢獻。

      70年代中期,張氏父子的美興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已有子公司十家,資產超過一億馬幣,并在巴生谷一帶擁有上萬畝地皮,具有良好的發展潛能,因而,美興公司名正言順地成為當地活躍的房屋發展商及建筑商,公司的經濟力量逐年增長,業務涉及錫礦、伐木、貿易、制造業、建筑業、保險及海外投資等多個領域。

       

      衣錦還鄉

       

      1974年,馬來西亞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兩國之間長期冰封的局面解凍了,限制華人前往中國大陸訪問和探親的禁令也松弛了。

      1975年,離家長達26年之久的張金釵,風塵仆仆地回家了。這一次,他是衣錦還鄉,是榮歸故里。

      張金釵的孫女張麗娟說,此后,爺爺每三年都要回來一次,雖然他年事已高,而路途遙遠、坎坷。

      張麗娟是金釵第四子德宜的女兒。張德宜9歲時,從吉隆坡被托送回老家,延續祖地香火,一輩子都生活在莆田。

      據說,乾隆皇帝善寫字,且愛把字寫成”“”“,意思是:多子多田即是福。張金釵多子女,也多土地,家庭幸福美滿,可謂有福之人。他對子女要求嚴格。海外華人最注重對子女的培養教育,以應對未來挑戰。早期馬來西亞華人,多開私塾教育下一代,教材有《三字經》《千字文》《四書五經》,他們捍衛自己的母語教育,讓中華語言和文化在居住國延續下去。張金釵教兒子說莆田話,讓孫子學唱莆田童謠,一家人在一起的時候,都用莆田話交談,一聊開唐山就停不下來。張德明對父親的言傳身教傳承得最好,他秉承父親優點,刻苦耐勞,虛心好學,情采卓然,和父親一樣愛國愛鄉,提到北京奧運會、神州飛船成功升天,就興奮不已。馬來西亞羽毛球運動員李宗偉住在張家開發的樓盤里,每逢中馬羽毛球對決,張德明就很糾結,他希望林丹贏球,又不愿看到李宗偉輸。

      張金釵及其子女對祖籍國有割舍不斷的感情,他們關心祖國命運,認為社會是家庭的延伸,國不強,民不富,商業也不能繁榮,所以企業家要協助社會取得進步。多年來,張金釵身為社會賢達,熱心公益,傾資興學,鋪路造橋,支持故鄉各項事業發展。他的善舉延續至下一代,張德明兄弟從小耳濡目染,慷慨捐助莆田公益事業,自1995年起,他們先后捐資修建了柳園小學張金釵教學樓、華亭華僑醫院、西山自來水廠,重建張金釵大橋等,被福建省政府授予金質榮譽獎章。

      故園永遠讓張金釵耿耿于懷。198910月,他最后一次回到老家。從昨日到今日,從青春到蒼老,無論舊的還是新的,都使他沉醉。

      他最喜歡過的,還是實在平和、亦無波瀾的生活,這種生活,只有在他最鐘情的地方、在他一往情深的故鄉——木蘭溪畔才有。

      張麗娟說,最后一次回家,爺爺似乎有預感,遲遲不愿啟程。葉落歸根,老人有許多心愿,有許多不舍。離開莆田一個月后,老人在吉隆坡去世,享年73歲。

       

      合力成大業

       

      清澈的木蘭溪哺育出來的人,總是富有靈性,善于變通。

      1993年,張德明秉承父志,與胞弟張德龍、張德來創立合大控股集團,經營地產、建筑業、酒店業、旅游業及電器制造業等。

      合大,取自合力成大業之意,意義為兄弟齊心合力,在一起就能開拓宏圖大業。

      張德明兄弟自小在父親的督促及鞭策下教育成長,父親對他們寄予厚望,張氏兄弟也不負慈父的一片苦心,刻苦耐勞,虛心好學,積極進取。

      合大很快開辟出一片新天地。張德明堅持以穩建強的經營理念,實施低貸款策略,走中下層路線,配合馬來西亞政府推行的居者有其屋政策,利用家族持有的土地,開發巴生谷及半山芭一帶,興建廉價屋、中價屋,把過去的荒野之地,建設為繁華的鬧市,既滿足多數人需求,又繁榮了經濟,促進了文明,也體現了合大合意共圖磐石業,大家同建錦繡程的企業精神。

      頭腦,比天空遼闊,比海洋深邃。張德明兄弟深謀遠慮,長袖善舞,有序、穩健地推動企業發展。當金融風暴席卷了東南亞地區,并波及世界各地,合大集團卻因經營得當,安然度過危機。

      合大聲譽日隆,觸角逐漸延伸到地產業、制造業、旅游業、酒店業之外的其他領域,隨著張氏兄弟不斷將業務國際化、多元化,合大集團子公司增加到20余家,業務遍及馬來西亞并擴張到西北亞、歐洲一帶。合大集團大量生產的名牌產品——烘烤爐和煤氣爐品質優良,打入國際市場,具有一定的競爭力。張德明三兄弟的成就受到馬來西亞的蘇丹的肯定,榮膺拿督太平局紳勛銜。

      歲月巨輪輾過,唐人街往昔的情景已不復見,泥濘地、鴉片館、半山芭監獄及客棧都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荒涼的木屋區已變成繁盛商埠,當年的美興腳車店也蓋成了高樓大廈,當然,美興的老字號還高高地掛在門前。只有縮小的巴生河依然在緩慢地流著,似乎在輕聲訴說著遙遠的歷史……

      張德明、張德龍和張德來不忘其先父教誨,以三人同心,其力合大為基本信念,以重義,樂善為自身處世之道。三兄弟熱愛父親的家鄉,深明飲水思源之意,多次到莆田華亭祭祖,除捐獻巨款興學修路,也關心故土文化建設,這些義舉都源于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向往,以及對家鄉的深深依戀。

      張德明看好中國大陸市場,認為亞太地區是世界經濟發展的熱點,具有很大的潛能。

      在中國市場上占一席之地,或許就是今后在整個商業世界占一席之地的開始。                (續完)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A片毛片视频免费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