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7x7rl">
    <address id="7x7rl"><nobr id="7x7rl"><meter id="7x7r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7x7rl"><address id="7x7rl"><listing id="7x7rl"></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7x7rl"></form>
      <address id="7x7rl"><address id="7x7rl"></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7x7rl"></address>
      <address id="7x7rl"><listing id="7x7rl"></listing></address>
      今天是
      天氣預報:
      仙游山漫記
      【發布日期:2020-09-04】 【來源:本站】 【閱讀:次】

      紀志宏 紀莊

       

      年少時,聽聞中的信息都是說仙游山遙遠閉塞,交通極其不便,鄉親一年中難得有幾次機會去鄉鎮里購物,那時雜貨店里的物資是由供銷社雇傭的挑夫一步步挑送到山里的,而這也是鄉親們生活必需品來源的主要途徑,總之生活十分清貧單調艱難。

      祖母生前留下的囑托,身后葉落歸根。每一年去祭掃,我們都要長途跋涉。我數次親身體會領略了步行進出仙游山的艱辛勞頓。當初去仙游山的路,我們大都選擇登白鷺嶺。

      那時,我們一行幾人騎摩托車到霞溪村山腳下,將摩托車寄放在好心的農戶家中,拎著母親半夜起來為我們準備的干糧以及祭掃使用的工具鋤頭、砍刀、掃把等。經過霞溪村莊小道時,我們興致沖沖地沖到了橫亙在前面的高聳入云的戴云山白鷺嶺。眼前的古道據說從前一直是仙游通往永春、德化的官道,每一級臺階用大小適中的石頭鋪砌成較為平整的階面,路面寬有一米多長,階高十幾厘米。現在的白鷺嶺鮮有行人走過,道路兩邊早已被茂密的茅草所覆蓋。當時卻有人不時在拾掇維護,路面頗為整潔。沿三千多級臺階拾級而上,臺階上的中間石頭表面最容易被行來去往的行人蹬出平滑的一層光澤來。唯有沒被踩到的石頭旮旯縫長出厚厚一層青苔,仿佛在訴說這條古道的久遠與厚樸。

      仙游山之旅的新奇和期待使人特別興奮。起初攀登白鷺嶺是不感覺累的,只是覺得山路連綿不絕,一眼望不到盡頭,山上云霧繚繞,玩興正濃的我們,步履輕盈,似乎渾身充滿用不完的勁,想著盡快走近仙游山去撩開她神秘而美麗的面紗,一睹她的真容。當時的白鷺嶺石道兩旁草木茂密葳蕤,松柏蒼翠欲滴,連茅草也是一簇簇一叢叢生長。穿行其間,不時能聽到各種鳥兒的鳴叫,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山斑鳩咕咕咕嘎嘎叫聲,曾聽家中老人說過,這種叫聲近似十二兩平平的仙游話的音,意指這種野鳥只長在大山里,體重最多只能長到十二兩,營養豐富,味道鮮美,民間素有一鴿頂九雞,一鳩頂九鴿的說法。不管怎樣,野生動物現在已受到嚴格的保護。但是仔細回味仙游話,還真有點意思。山上常有清風吹來,花草樹木仿佛接收到一種口令似的,紛紛動作整齊劃一地隨風搖曳它們的身軀,此起彼伏,花枝樹葉發出愉悅的沙沙聲。傳說白鷺嶺草叢中以前經常有豹子出沒,有些膽小的行人此時往往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然而白鷺嶺對登山人的考驗還只是剛剛開始,行到一定路程才會真切感受到它的險峻和難征服的一面,冬至時節涼意濃濃,但登到一定路程也會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了。走走停停,走到山頂起碼得花兩三個小時時間。

      終于登頂,走出山口后,花一個小時順著山里開出的泥土公路走五公里左右,到達目的地。從樹草叢中刀砍斧劈出一條路來,找到先人安息之地,清理祭掃過后,吃了干糧點心,稍作休整,已是下午兩點左右,就要馬不停蹄往回走。先人曾有交代,該地方林深草密,杉木蔥蘢,地上芒草長得茂盛,以前聽說有猛獸出沒。我們一行幾人心猛地揪緊一次,相互提醒跟緊腳步,好像在防備野獸隨時會蹦出來似的。

      下山的路程原以為會很輕松,然而真實的感受卻是那么漫長。干完活又走了一大段路,大家體力似乎消耗差不多了,此時才知什么是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到一定路段,疲憊的腿架不住沉重的身軀,平時鍛煉少的人的腳已磨出了泡,甚至出現腿抽筋的狀況。好在一路上大家相互扶攜,輪流提扛工具,停停走走,談笑風生,偶有徐徐吹過的清風,讓人感到無比舒適愜意。回程路上,我們還看到幾泓清泉從山腹道路邊溢出,流過路面,跌落山崖,滋養了懸崖邊無數的青草小樹,腦子里不由閃現出獨憐幽草澗邊生的詩句……

      登白鷺嶺經歷讓人印象深刻,仙游山之旅讓人難忘!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A片毛片视频免费香港